首页  »  都市言情  »  [大龟头佚事]
[大龟头佚事]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狠狠撸

地址发布页: 地址发布页:
大龟头佚事
 
 

*********************************** 作者的话:
 
  突然有一天有了这个创作的冲动。故事来源于生活。
 
  男人龟头大,可以给女人带来强烈的刺激,女人没有不喜欢的,这也是我屡 试不爽的经验。
 
  本来想模仿古龙的写作风格,很简练的语言,后来觉得似乎不太合适。 
  武打小说可以把动作写得很快,比如:“就听唰的一声,没有看见是谁出的 手,某人的身上已经中了一刀。”这是古龙小说中经常出现的描述。
 
  情色小说可千万不能写成:“嗖的一声,还没有插入,某人的小弟弟上就冒 出白浆。”
 
  那样的话,情色小说恐怕没人爱看了吧?
 
  所以我只能尽量模仿了,必要的详细描述还是不可少的。呵呵。
 *********************************** 
                 序
 
  我的绰号叫“大头阿南”,简称“大头”,是个女人给我起的。记不起是谁 了。
 
  我的头和普通人没什么区别,一点也不大,很多人奇怪我为什么会起这样的 绰号。
 
  本来没有绰号的,外表上看,身高172MM,体重65KG的我实在很平 凡。
 
  无奈我天赋异秉,龟头特别地大。
 
  曾经有个做鸡的女朋友,阅男无数,对我的龟头爱不释手,发誓说这是她见 过的最大最粗的龟头。
 
  作爱时,她总喜欢叫我“大龟头”,外出的时候不好意思这样叫,就简称我 “大头”,久而久之,这就成了我的绰号。
 
  我的龟头是女人的最爱,也是她们的玩物,当然它更是武器。
 
  到底有多大呢?
 
  告诉你吧:小弟弟站起来的时候有15CM长,20CM粗。
 
  20CM是当然是周长,我奇怪为什么会有人认为这是直径呢?
 
  要不要比一比?你也可以量一下!
 
  不相信了吧?
 
  它可是千真万确的哟,要不哪里来的佚事?
 
  
                (一)意淫
 
  到底是天赋异秉,还是后天锤炼的结果,现在也无法考证了。
 
  我13岁就开始手淫了。
 
  开始的时候,我自己不会打手枪,只晓得趴在床上睡很舒服。
 
  顶着的感觉真好,懊恼的是每天都要换内裤。
 
  后来找了几本书来看,才知道自己发育了。
 
  那时的感觉比现在真枪实弹还过瘾。
 
  上学的日子很单调,我每天都盼望着快点放学。
 
  回到家赶紧把作业做完,很早就上床了。
 
  没有人知道我在床上干什么,自己却很得意,美妙的意淫开始了。
 
  我常常把自己幻想成恶霸地主。
 
  有三、四个老婆,当然都是年轻漂亮的,每天换一个。
 
  家里还有个俏丫鬟,想什么时候搞,用什么花样搞,都没有人管。
 
  要是想多搞几次的话,我就去妓院拈花惹草。
 
  看到农民家有漂亮媳妇或者黄花闺女,我还要恶霸一回。
 
  不过,我的良心很好,绝对不会始乱终弃,恶霸之后总是收来做小妾。 
  有时候,我把自己幻想成皇帝,三宫六院,外带千万后宫嫔妃。
 
  当然,我不可能对所有人都宠幸一回,就挑四大美女进来吧。
 
  做暴发户也很好,突然就有很多美女对你一求百应。
 
  最不爽的是自己做了男妓,要为40多岁肥胖臃肿的富婆服务。
 
  有一天和同学偷偷地看了回黄色录象,学会了用手为自己解决。
 
  慢慢地,我又学会了戴套打手枪,上面的润滑剂,让我射的时候不会搞痛自 己。
 
  我也知道可以把精液射在纸巾上了,不要总在三角裤上画地图。
 
  那时候我的女人可都是绝世美女呀。
 
  爽……
 
  真正对身边的女人感兴趣,是在看了《少女之心》后。
 
  那时我已经念初三了。
 
  
             (二)初试(我厉害吗?)
 
  身边的女人很多,最好上手的当然是同学啦。
 
  班上的美女本来就不多,自信心也是问题,没敢选最好的。
 
  心里想的是筱蕾,行动的目标却是小红。
 
  小红在班上可能排女三号吧,现在看还是有几分姿色的,年轻的时候心高气 盛,总觉得这个NO.1挺不理想的。
 
  选择她也是有原因的,她总是向我问这问那的,感觉她对我也有点意思吧。 
  第一次约会在溜冰场,男女可以手拉手,那是我第一次拉女孩的手,真软。 
  有一次我们一起摔倒了,她压在了我的身上,小弟弟莫名其妙就硬了。 
  她倒是没有发觉,只是脸微微有点红。
 
  我们的胆子因此大了起来,我敢搂着她的腰了。
 
  分手的时候,我吻了她的脸蛋,她很不好意思地跑开,却又马上回头在我的 脸上也来了那么一下。
 
  晚上,小老婆们一个也没有出现,只有一个大老婆叫小红。
 
  短裤上又画了幅地图,自己冒出来的,没有控制住。
 
  第二天,她居然装着不理我了。
 
  放学的时候,我偷偷地跟踪她,一直到楼下。
 
  本想跑上去抱住她,给她一个激烈的吻,突然看到她和别人打招呼。
 
  我郁闷地回到家,没有吃饭就上床了,晚上,我居然破例地没有打手枪。 
  从这天起,我也发誓再也不理她了,虽然每次从她面前过的时候总是高高地 昂起头,心里却很暗。
 
  情感是在一个星期后爆发的,我们俩谁也控制不住自己了。
 
  那天放学后,我又悄悄跟在她后面,她好像觉察到了,快到家门口的时候, 她故意慢下来。
 
  犹豫了半天,我终于决定冲上去。
 
  此时此刻,她也像下定了决心似的,掉头向我扑来。
 
  我们迅速地找了个没人看到的旮旯,抱头狂吻。
 
  我捕捉到她的唇,吸吮着异性的味道。
 
  她一边骂我“坏蛋”,一边递上香舌,我们陶醉在异性带来的快感之中。 
  隔着衣服,我摸到了还没有长大的初乳,像海绵一样弹手。
 
  隔着衣服也能带来巨大的快感,小弟弟在不知不觉中通过裤子把压力传递给 她。
 
  “你好坏!!!”
 
  “你敢说我坏?那我就更坏一点。”
 
  我掀开她的衣服,想把手伸进去。
 
  那时的胸罩又土又笨,我半天没有得逞。
 
  “去我家。我爸妈要很晚才回来。”
 
  真是幼稚呀。不是女孩的邀请我还不知道怎样才能得寸进尺。
 
  她也很想吗?我问自己,怎么看上去她比我还急?
 
  一进家门,我们的嘴唇就贴在一起。
 
  混合的唾液好像很好味,我们拼命地吸吮着。
 
  在她的帮助下,我也摸到了她的小奶。
 
  我很不熟练地搓揉着乳房,乳头很快就硬了,翘了起来。
 
  “真好玩。”我逗笑着。
 
  “坏蛋!啊……好痒啊……”
 
  我学着录象上的样子去吻她的耳垂,她陶醉地闭上双眼。
 
  “不要呀!痒死了……”我的舌头伸进她的耳朵。
 
  才不管她呢!我的舌头顺着她的扭动钻进了另外一只耳朵。
 
  “痒啊……”
 
  她聪明地把舌头递给我,我不得不接住。
 
  “吱”的一声,吓得我们冒出了冷汗。
 
  我赶紧躲到门后面,摒住呼吸。
 
  “小红,在屋里吗?”妈妈回来了。
 
  “在,在。”小红涨红着脸吱吱唔唔地答道。
 
  一边说,一边整理衣服赶紧向客厅走去,顺手把自己房间的门关上。
 
  我忐忑不安地在房间里等着,一动也不敢动。
 
  感觉过了一百天之后,才看见小红悄悄地进来。
 
  “快,我妈洗澡去了,你快走!”
 
  我拿起书包就要跑,刚走到客厅,“啪!”地一声,她在我的脸上狠狠地吻 了一下。
 
  都什么时候了!女人真是色胆包天。
 
  有一个月的时间我们没有更进一步的动作,我很怕再去她家。
 
  不过,这段时间,我们也没闲着。
 
  每天放学后就去钻树林,通过吸吮混合的唾液来满足渴求。
 
  她的胆子越来越大,终于敢隔着裤子抚摩我的小弟弟了,好多次,我都是穿 着又湿又粘的裤子回家的。
 
  我也摸清了她身上的诸多敏感点,乳头,耳垂,腋窝,脚底,骶骨。
 
  她特别喜欢我摸她的脚,约会的时候她的小脚几乎总是在我手里。
 
  遗憾的是,她决不许我碰她的小妹妹,隔着裤子都不可以。
 
  机会终于又来了。
 
  这天放学后,我正要去球队练球,她喊住了我,让我去她家。
 
  她的父母都出差了。
 
  “可是,‘市长’杯中学足球赛明天就要开始了,我要去练球。”
 
  虽然很想去,可是不训练会挨骂的。
 
  “你去不去?”她的声音很大,眼圈也红了起来。
 
  “我训练完就去。”我的语气软了下来。
 
  “那我陪你练球。”
 
  “不好。”
 
  “就要!”
 
  在同学的逗笑下,我浑身不自然地练完球,招呼也不和她打就大步离开了。 
  她远远地跟在后面。
 
  我故意绕了个圈,才向她家的方向走去。
 
  我得意地想笑。
 
  一进屋,她的粉拳就向我轰来,“你坏!你坏!你坏!”
 
  我抱着她,向她压去。
 
  “让我摸摸吧。”经过一段时间的预热,我指着小妹妹提出要求。
 
  “不行!”坚决的回答。
 
  她的手在裤子外面摸着我的小弟弟,“我可以摸你,你不可以摸我。” 
  “为什么?”
 
  “为什么?不为什么!”
 
  “没有道理!”
 
  “当然有道理,因为我是女的。”
 
  “女的怎么样了?我还是男的呢。”
 
  我把她的屁股扳到我怀里,伸手在裤子外面摸着她的小妹妹。
 
  看到自己的抵抗没起作用,她反倒闭上眼享受起来。
 
  同时,她按在小弟弟上的手也开始加力。
 
  “不好,我要射了!”
 
  女孩子的手摸着比自己打飞机要刺激很多,我控制不了。
 
  “恶心死了!”她慌忙撤开了手。
 
  “不要停,继续呀!”我闭着眼大声喊着,突然的停顿让我异常难受。 
  看到我好似痛苦的表情,她只好再次为我服务。
 
  “喔喔……”我终于射在了裤子里。
 
  看到我的屁股一耸一耸的,好像刚从什么苦难中解脱出来,她觉得很好玩, 快速地搓揉着我的小弟弟。
 
  “真舒服啊!”我喘着气,躺到床上。
 
  “好了,你该走了!”她在这个时候莫名其妙地下了逐客令。
 
  “这么快就要我走呀?不嘛,再玩一会嘛!”
 
  女人也喜欢男人在她面前撒娇。
 
  “你不难受呀。”
 
  她这样一说,我才感觉裤子里粘不拉叽的,很不好受。
 
  “我在你家冲个凉吧。”
 
  “不行,没有衣服给你换!”
 
  “好难受哦……”我故作痛苦地看着她。
 
  “那……”她犹豫了好半天才说:“那你快点。”
 
  “好的。”我乐不可支,“可我没有衣服换。”
 
  “坏蛋!”这是她最喜欢骂我的一句话,“赶紧把你身上的短裤脱下来,我 帮你洗好烤干,走的时候再穿。”
 
  “那我现在穿什么?”
 
  “穿我爸的。”
 
  还没发育完全的我穿着肥大的短裤出现在她面前的时候,我们都轰然大笑。 
  我把她抱在怀里,热情的接吻让我的小弟弟跑了出来。
 
  “看看,这是什么?”我那时的样子简直是流氓。
 
  “这么大?”她吓得倒吸一口凉气。
 
  我又在她的身上游走,情欲再次让她勇敢,暖暖的小手抚摩着我。
 
  为什么龟头上还有包皮?
 
  她使劲地套了一下,好象要把它扒下来。
 
  好痛!
 
  性欲被激了起来,我的手伸进了她的三角裤。
 
  “好湿哟!”我情不自禁地叫了出来。
 
  “坏蛋!”她挣开我的怀抱,冲进洗手间,“我先洗个澡。”
 
  “哗哗”的水声击打着我的性腺,小弟弟呆呆地昂着头等着。
 
  “忘了拿短裤了。”她披着浴巾出现在我的面前。
 
  怎能让她穿上衣服!我迅速把她推到床上。
 
  我们的嘴又结合了,情欲让我们忘乎所以。
 
  我在上面研磨着她的身体,浴巾慢慢松开,小弟弟碰到一堆毛。
 
  我装作无意地向下望,那个神秘的地方长着一小撮黑黑的胡子。
 
  好奇让我往下移,这个时候她就像一头任人宰割的羊。
 
  我的鸡巴开始在她的两腿之间乱撞,最后总算找到一扇小门。
 
  感觉并不太受欢迎,门开得很小。
 
  什么也不管了,往里挤吧。
 
  “痛!”红红的脸似叫非叫。
 
  “我也有点痛!忍忍吧。”
 
  好在我们谁都知道开始有点痛,为了明天更美好,忍着吧。
 
  好象在门外被关了很久,小弟弟才一冲而入。
 
  “痛死我了!”这一次她是真的叫了出来。
 
  我也有筋疲力尽的感觉,伏在她身上喘着粗气。
 
  很快就恢复了元气,我开始慢慢地耸动着屁股。
 
  “啊啊……喔喔……”
 
  随着声音的变化,痛苦的表情慢慢退去,她的脸色开始红润。
 
  她抱着我屁股的双手开始加力,我却感到龟头一麻,顶着小妹妹射出我的子 弹。
 
  当我像个失败者拔出我的枪时,发现白色的床单上有她流的血。
 
  “怎么办?”她看着我,样子想哭,“妈妈会发现的。”
 
  “快点拿去洗吧。”
 
  我们俩一起拿肥皂搓了半天,床单上好象还有一些痕迹。
 
  我们就这样从童年长成大人,花了不到五分钟。
 
  第二天的足球赛,作为后卫的我当然没有去过对方的半场,对方是不是也有 人在昨天过成年仪式,我就不清楚了,我们打平了。
 
  后来也没做过几次,我们就毕业了。
 
  那年的暑假,我被她的父亲踢着屁股撵了出来,后来听说她被父母送到了另 外一个城市,还做过手术。
 
  这样的经历让我的脸皮厚了很多,高中的时候,很快又有了一个貌若天仙的 女朋友。
 
  那时我家的条件比较好,家里两套房,父母住一套,为了让我有一个清净的 环境,他们允许我自己住一套。
 
  我在重点高中念书,成熟的也比较早,这个时候已经知道用功读书准备考大 学了。
 
  女朋友不常去我那,偶尔去也是坐一会就走,她的美丽与高雅让我丝毫不敢 造次。
 
  我曾经试过,她的坚定让我百般不能得手,只好重新拾起打手枪的老本行。 
  到了高三,才有了我今生的第二个女人。
 
  我已经长到1米72,虽然很苗条,看上去却越来越潇洒。
 
  那个女人并不是我貌若天仙的女朋友,而是一个女痞子。
 
  女痞子是同学的女朋友,甚至比我还小一届,说是女痞子,那么小也坏不到 哪里去,只是非常顽皮,成天和一帮大男人一起玩。
 
  大家都这样叫她,我也只能这样叫了,况且现在我也想不起她的全名了。 
  我是重点高中的高才生,从来没有想过会和她上床。
 
  事情就是这么怪!
 
  五月的一个夜晚,天比较热了。我正在家背英语单词。
 
  突然听到屋外有女人喊我的名字,很奇怪,听声音肯定不是我熟悉的人。 
  走到院子一看,怎么会是她?小丽——张树的女朋友?
 
  张树和我同年级,是学校足球队的队友,有一次球队在我家聚会,他带小丽 来过一次。
 
  张树球踢得比我好,人也比我潇洒,说实话,那时候挺崇拜他的。
 
  “你怎么来了?”我不知所措地问。
 
  “不欢迎吗?”小丽翘起眉头的俏模样真好看。
 
  “哪里。”我一边开门一边问:“张树呢?”
 
  “不知道!”她几乎是冲了进来,把书包一扔躺在沙发上。
 
  “有水喝吗?”她问我。
 
  屋里很简陋,只有一个杯子,我把自己的杯子递给她。
 
  她看也没看就昂头咕噜咕噜把水喝完了,才可怜巴巴地对我说:“我和爸妈 吵架了,跑了出来。我没有地方去,就到你这里来了。”
 
  “张树知道吗?”我还不想惹出什么是非来。
 
  “我不想告诉他。”她嘟着嘴回答。
 
  我也不好继续问为什么了,收拾了一下,拿起书包要走。
 
  “你睡我这里吧。”我指了指我的小床。
 
  “那你呢?”
 
  “我回家。”那时的我是不是清纯可爱。
 
  “不行。”
 
  “为什么?”
 
  “你爸妈问起来怎么办?”她的样子显得很老练。
 
  对呀,我怎么就没有想到呢?
 
  父母问起来,难道我能说我把床让个女孩给占了吗?
 
  “那……怎么办?”我结结巴巴地问,一时间我感到很为难。
 
  “这样,你睡床,我打地铺。”她很大方地说。
 
  谁都知道一个潇洒的男人不会让女人打地铺,最后睡在地上的当然是我。 
  我又坐回了写字台,翻开书本看着,她在一旁仍然生着父母的气。
 
  不是我不想,实际上从她一进来,我的脑子就乱了。
 
  满脑子都是她靓丽的影子。
 
  坏的女孩都挺漂亮的,坏也要有坏的资本嘛。
 
  胡乱地看着书,终于熬到了十点半,每天这个时候我给自己煮碗面。
 
  “你也吃点吗?”我小声问快要睡着的她。
 
  “太好了,我晚饭都没吃。”她揉着眼,露出一脸的调皮相。
 
  她像一只饥饿的兔子吃着我泡的方便面,“太香了,真好吃。”
 
  那可爱的样子让我有吻她的冲动,我突然发现,她原来这样美。
 
  不是看在张树的面子上,看我怎样对付你。哼!
 
  碍于朋友妻不可欺的道理,这个晚上,我睡在沙发上打的飞机。
 
  原以为她只会在我这里呆一个晚上,还为自己胆量太小后悔呢,谁知道第二 天晚上十点多她又来了,还给我带来了啤酒和烤鸭。
 
  “吃这个吧,方便面没有什么营养的。”她把东西往我面前一放,睁着她的 大眼看着我。
 
  我被她的大胆搞得很不好意思,低着头不敢看她,闻着她满身的酒气,心想 晚上她又不知道和谁一起鬼混去了,我怎么会和这样的女人混到一起去了呢? 
  我还在吃着她带给我的美食的时候,她就冲凉去了。
 
  啤酒真他妈难喝!不知道什么原因,我还是把一瓶都喝进了肚子里。
 
  她从浴室出来的时候,我正拿着烤鸭腿,突然闪现的画面让我张着嘴巴愣在 那里,太完美了!
 
  白里透粉的脸蛋,水汪汪的大眼,粉红湿润的嘴唇,滴水的长发,嫩藕似的 小脚,还有她身上散发出的少女的芬芳!
 
  “看什么看!没见过女人呀。”她一边用毛巾擦着湿湿的头发,一边向我走 来。
 
  “没……”张大的嘴巴还是没有并拢,小弟弟也在升起。
 
  “哎!”她一屁股坐到了我身边,“看傻啦?”
 
  “没……没有。”我不好意思。
 
  “我漂亮吗?”
 
  “嗯。”我很害羞地应着,当面夸一个女孩子还不是我们那个年代高中生可 以做到的。
 
  “想不想摸我一下?”她向我弓着身子,做了一个定格。
 
  “不……想!”我不知所措。
 
  “想还是不想?!”语气里透着娇羞。
 
  “想!”我不知道突然哪里来的胆量,手直接向她的T恤伸去。
 
  “讨厌!”她一下就坐在了我怀里,压到了我的小钢棒,我感到背上一凉。 
  “哟!什么东西这么硬呀!”坏女孩就是胆大,背着的手立刻向我摸来。 
  “不要!”我急忙忙地站了起来,“我要冲凉。”
 
  想必大家都猜到我当时为什么尴尬了,短裤已经是粘乎乎的一片。
 
  可能这就是经常打飞机带来的恶果吧,遇到很刺激的挑逗,立马开枪。 
  因为年轻,开枪之后还能站一会。
 
  不知道你们是不是这样的,这个习惯我到22岁的时候才改过来。
 
  从浴室出来,我发现她斜躺在床上看着我,此时我已没有了任何的胆怯和顾 虑,一下跳到床上。
 
  我们激烈的接吻,好象在互相撕咬对方,我的手不老实地在她身上游走,她 的乳房发育得很成熟,至少比我的女朋友大一倍,粉色的乳头表明她的确还是个 少女,我贪婪地吸吮着。
 
  她的手也很不老实,一下就找到我的小钢棒,套了几下之后,她用手指丈量 着我的龟头。
 
  “好象很大呀!”她自言自语地说。
 
  “什么很大?”我一下没明白。
 
  “你鸡巴好大。”
 
  “真的吗?”我也不知道自己的好处。
 
  “让我看看。”她一边说一边坐起来,“哇,这里怎么这么大呀!?” 
  她的大拇指与食指弯成一个圈,在我的龟头上比划着。
 
  “很大吗?”我有点得意。
 
  “嗯!”她红着脸又躺下去。
 
  我毫不客气地进入了她的身体,阴道里还没有多少水分,感觉很紧。
 
  “痛吗?”我看到她眉头紧揍,以为有什么不妥。
 
  “有点。”
 
  “我要动了。”
 
  “等一下!”她抱紧我,使我动弹不得,只好在她身上磨着。
 
  过了几分钟,我感觉下面变得很湿了,她紧箍着我的手也放松了下来,才挺 着我的屁股开始抽插。
 
  我敢说她根本不能算是个浪女,当然也就不能算是个坏女人,因为她作爱的 时候几乎不叫床!
 
  我只能从她手指给我压力的变化上感觉到她的兴奋。
 
  当我吼叫着完成我的作业之后,我的身上也多了几道指甲痕。
 
  作爱的描写太简单了,可能大家看得不过瘾,确实想不起来第一次的作爱, 除了我在上面作活塞运动之外,我们还干了什么。
 
  年轻的时候我们还不太懂得享受,作爱没有带给我们太多的变化,她又在我 这里住了两天,只是仍然很晚回来。
 
  好在那晚之后,我再也没有睡过沙发。
 
  有一天我问她:“你父母怎么不来找你?”
 
  她告诉我,妈妈是继母,对她不好,父亲也不怎么管她。
 
  我很为她可惜,不过我什么也帮不了她。
 
  突然有一天她就消失了,再也没有来过我这里,也没有看到她去找过张树。 
  
       (三)情爱(做爱情的奴隶,还是做爱的使者?)
 
  您看着可能觉得不太过瘾,到现在也没看见什么佚事嘛。
 
  那时候太年轻,还不知道自己的特长,女孩也没有比较的经验。
 
  实际上又有谁对自己年轻时候的性爱刻骨铭心呢?
 
  那时我们更注重情感。
 
  佚事是在上了大学才有的。
 
  我的定力很好。中学时突如其来的性爱没有影响我,我顺利地考上了大学。 
  大学里比较自由的空间让我如鱼得水。
 
  我读的是工科学校,女孩少的可怜又奇丑无比,丝毫引不起我的兴趣。 
  可能每个人都有这样的经历,年轻的时候特别喜欢漂亮的女孩。
 
  在一次同学聚会上看到那个女孩,我立刻被她的容貌和谈吐弄得神魂颠倒, 这个叫马蓉的外语专科学校的女孩实在太漂亮了。
 
  我向一起去的男生打听她的情况,男生只告诉我是老乡就再也不往下说了, 还用一种敌意的眼光看了我一下。
 
  通过观察,我发现几乎所有的男生都有可能是我的情敌。
 
  晚会上,我的胆子比较大,请她跳了第一支舞,后来她就在众人的追逐下一 直跳着,害得我一直没有机会上手。
 
  等到晚会快结束的时候,才终于又轮到我。
 
  我厚着脸皮问她的情况,她很大方,有问必答,这让我欣喜若狂。
 
  之后的一个礼拜,我给她写了三封信,都是石沉大海,几乎绝望的同时,我 决定再做最后一次的努力。
 
  星期六的下午,我早早等在她们学校门口,终于看到她出来了,我冲上去没 头没脑地对她说:“马蓉,我的信你看了吗?”
 
  她愣了一下,顿了一会才使劲摇摇头。
 
  看到身边走过的同学,她不好意思地又很无奈地和我站到了旁边。
 
  “我写了三封信。”那时我失落已极。
 
  “我知道。”她红着脸小声说。
 
  “那你说没有看?!”
 
  “是没有看,我不知道是谁写的,看也没看就扔了。”漂亮的女孩就是这样 骄傲。
 
  原来我一点印象也没有给她留下!我又痛苦又自卑。
 
  “找我有什么事吗?”还是她打破了尴尬。
 
  “没……我想找你看电影。”尽管我很没有信心还是不甘失败。
 
  “可是我约了同学去跳舞的。”可能觉得对我太冷落了吧,她想了想说: “要不我们现在先去看电影,不过八点我要去跳舞。”
 
  “好呀!”天上掉下的机会我怎么能错过。
 
  从进电影院的第一分钟起,我的心就在不停乱跳。
 
  我该怎么办,要不要吻她?我敢吗?
 
  电影放了一大半,我也没敢有什么动作。
 
  开始的时候她好象很安静地在看电影,后来我发现她不自觉地瞟了我一眼, 这给了我勇气。
 
  电影就快结束了!
 
  黑暗中我哆嗦着牵过她的手,她挣扎了一下没有挣脱,瞪着眼看了我一下。 
  那一眼似怒非怒,让我有了下一步的行动。
 
  我倾着身子在她的脸上吻了一下,小声说:“我喜欢你。”
 
  她拼命地挣扎,又怕给别人发现,不敢搞出声响。
 
  我揣测到她的心理,有点肆无忌惮起来。
 
  电影的后半部分就在这样的斗争中很快度过了。
 
  这个晚上她没有去舞会,我们去了公园。
 
  我就这样追到了她。这其中除了我的确也比较优秀以外,更重要的是我的勇 气吧。
 
  在大学里,追女孩最重要是要脸皮厚,这点我很有体会。
 
  本来铁了心要讨她做老婆的,在一年的恋爱中我都没有强迫她上床。
 
  在我上三年级的时候,她毕业了,临行的前夜,她把自己献给了我,这是我 没有想到的。
 
  那一次,就在她的宿舍。
 
  因为害怕被发现,作爱的程序似乎都省了,几分钟全部搞定。
 
  看着她坐着火车远去,我感觉一切都烟消云散了。
 
  没有想到一年后她会来找我。
 
  那是初夏的一个傍晚,我正在操场上踢球,突然发现球场边站着个女孩,好 象很面熟。
 
  是她?是她!
 
  我冲了上去:“你怎么来了?”
 
  “来看你呀!不欢迎吗?”
 
  “怎么会!”众目睽睽之下我也顾不了许多,把手搭在她的肩上。
 
  “我出差来这里,顺便看看你。”她比以前大方了很多。
 
  我在学校食堂里招待了她,吃着我们熟悉的饭菜。
 
  她领着我去了宾馆。一进屋,我们就互相拥抱。
 
  她似乎特别喜欢我身上的汗臭味,在我身上舔来舔去。
 
  我骄傲地昂起头,向她的身体进发。
 
  “啊……好大呀……”她颠起屁股迎接我的插入。
 
  “舒服吗?”
 
  “嗯!不要说话。”她闭上眼睛享受着我给她带来的快感。
 
  她不再是个少女了,我心里想。
 
  她很快被我带上巅峰,我也把聚集了快一年的子弹全部奉献给了她。
 
  那一刻,她流下了眼泪。
 
  “你怎么了?”我不安的问,是不是太粗鲁了。
 
  “我要结婚了。”声音小得几乎听不见。
 
  “啊?”她的回答让我如坠雾里。
 
  原来,毕业后,她分配回了老家,在一间进出口公司工作。
 
  可能是因为太漂亮的缘故吧,从进公司的第一天起,她就处于男人的包围之 中。
 
  起初她还为我做着保留,后来发现自己怀孕了(这是我第几次作孽了?), 不得已之下,她告诉了家里人。
 
  在逼着她做了流产以后,父母开始不停地给她介绍对象,为了逃避,她只好 选择了一个条件不错的政府官员恋爱了,那人对她不错,可她就是从他那里得不 到什么快感,她心里想着我。
 
  她感到疲倦,不想再挑了。
 
  那时的我没有办法替她决定什么,只有想着一定要千方百计再满足她一次。 
  好了,先写到这里吧。
 
  下面会有大段的性爱描述,看了下面的描述之后,你会知道为什么有女人喜 欢我了。
 
  大龟头的快感。
 
  先吊起胃口。
 

    我們不生產AV,我們只是AV得搬運工! 防艾滋 重健康 性衝動 莫違法 湊和諧 可自慰

    警告: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頁面於2018-06-19更新.